主页 > F普生活 >提供焚化土葬海葬郭廷钦让宠物善终 >

提供焚化土葬海葬郭廷钦让宠物善终

提供焚化土葬海葬郭廷钦让宠物善终提供焚化土葬海葬郭廷钦让宠物善终提供焚化土葬海葬郭廷钦让宠物善终提供焚化土葬海葬郭廷钦让宠物善终提供焚化土葬海葬郭廷钦让宠物善终提供焚化土葬海葬郭廷钦让宠物善终提供焚化土葬海葬郭廷钦让宠物善终提供焚化土葬海葬郭廷钦让宠物善终提供焚化土葬海葬郭廷钦让宠物善终提供焚化土葬海葬郭廷钦让宠物善终

宠物善终服务(My Pet Funeral)负责人郭廷钦说,许多人已逐渐接受为宠物办身后事的作法,愿意付费让专人处理宠物的遗体。

他披露,宠物离世后,兽医一般会用黑色塑胶袋包裹遗体,再交给宠物殡葬业者善后。

“一些顾客选择把宠物海葬,主要是希望能亲手把宠物骨灰撒到大海及陪宠物到最后。但要租船出海的收费比较贵,也有顾客取回宠物的骨灰,安放在家中留作纪念,一些顾客则用宠物的骨灰栽种植物。”

现年34岁的郭廷钦说,刚开始创业时,他主要是为宠物雕刻墓碑,后来通过网上查找资料时才发现,槟城没有为宠物提供焚化及善终的服务。

他很喜欢动物,于是在2018年4月把事业扩大到宠物善终服务的领域,在过去一年多接获一百八十多宗生意,当中以处理狗儿的遗体佔多数,其他曾处理过的宠物遗体则包括猫、兔子、蜥蜴及仓鼠。

“不过,一些宠物如乌龟及鱼不适合焚化,因龟壳太硬无法焚化,鱼则因骨头太幼细很难放进焚化炉焚化。一般顾客来电谘询时,我会据实相告。我提供宠物善终服务是希望宠物主能安心,而不是对他们造成二度伤害。”

他说,在宠物善终服务还未面世之前,许多主人在宠物死后不但得承受伤心与不捨的感受,同时还得为处理其身后事烦恼。

费用介于数百至千余元

“过去,一般主人会在隐蔽的地方挖洞,把宠物尸体埋在里面。”

不过,他认为宠物埋在土里的方式多会涉及土地问题,若有关土地不属于宠物墓园,以后很可能会发生“土地纠纷”等问题。

他说,他的公司起初以木柴及人工方式焚化宠物遗体,但这方法比较耗时。

“在引进焚化炉后,只需20分钟便可完成焚化宠物遗体的工作。”

他披露,宠物善后服务的费用介于数百至千余令吉,其中包括棺木等费用。 

他说,宠物入棺及焚化时,工作人员必须载上口罩,若宠物是病逝的,工作人员更需事先替动物尸体消毒。“我们会摄录焚化仪式,发送给宠物主人,以便顾客了解宠物身后事的处理方式,这才算是功德圆满。”

不捨猫儿病逝  摺千纸鹤相伴

郭廷钦说,他曾处理多宗宠物善后个案,最令他难忘的是一名狗主在为宠物完成善后仪式后的49天内,每天用鲜花供奉宠物,过后才重新饲养新的宠物。

“顾客后来还把宠物的骨灰安放家中,留作纪念。”

他说,还有一名日本籍猫主,把他在日本饲养的猫带来槟城一起生活,当猫儿病逝后,猫主不但把宠物交给他办理“身后事”,同时还摺1000只千纸鹤陪伴猫儿。

“还有‘狗兄弟先后去世’的个案也令我难忘。当我们为‘狗兄’办理‘身后事’时,‘狗弟’一直守候在‘狗兄’的棺木旁不愿离开,后来,主人告知,这对狗兄弟常一起玩耍,感情很好。3个月后,狗主来电告诉我,‘狗弟’也因患病而逝世了。”

他指出,宠物善终仪式多会跟随主人宗教信仰而定,当中佛教佔95%,基督教佔5%。

他披露,佛教仪式多会为宠物準备往生纸,基督教则会準备十字架及被单,95%的佛教徒相信宠物会在六道中轮迴。

“对于不捨得与宠物分开的顾客,工作人员会让他们陪伴宠物到最后,让他们和宠物好好告别。”

无法提供解剖

郭廷钦说,曾有顾客要求他为宠物解剖,但因公司没有这方面的专才,所以无法提供此项服务,于是,他建议顾客把宠物的尸体带到兽医局解剖。

“不过,经解剖的宠物遗体是不被允许带回家的。”

他披露,宠物遗体经解剖后,主人看到只会更伤心。

“需知,人被谋杀或毒死后,家属还可通过法律追究责任,但宠物并不受这类法律保护,因此,即使通过解剖得知宠物是被人毒死或杀死,也只会对宠物造成二度伤害,无法为其讨回公道。”

奔波申请执照

2017年,郭廷钦在吉隆坡担任一家公司的营销人员,当他打算辞职返回槟城向父亲学艺,继承父亲在经营的殡葬业时,父亲却被一场车祸带走了,让他来不及继承父亲的手艺。

“父亲逝世后,我必须扛起照顾母亲及家庭的重任,因此,父亲逝世一事也让我一夜长大。”

创业后,他才明白创业难守业更难的道理,他迄今也还在为申请营运执照一事而奔波。

“槟岛市政厅不是故意为难,只是要求我符合条件,譬如焚化炉必须设在墓地上,但槟城寸土是金,这条件很难达成。”

他指出,他当初向亲戚朋友提出宠物殡葬服务的想法时,曾被人讥笑,一些人更是觉得不可思议,但他依然坚持投身这门新兴行业,一心只想为宠物做些事。

“我希望能拥有一块地段建设宠物骨灰塔,也希望能聘请师父为宠物超渡。这样一来,宠物的善终才算圆满。”

他说,许多顾客带宠物遗体上门时,会要求我们提供超渡仪式,但空间不够,我只好打消念头。儘管如此,在接近农曆七月中元节时,他仍打算举办首届宠物超渡法会,超渡宠物亡魂。

谈到这一行业的未来时,他披露,他打算到台湾学习宠物善终服务,计划把相关仪器带入槟城,为槟城宠物提供更专业的殡葬服务。

把宠物当人看 遗体穿衣盖被

郭廷钦说,每个人饲养宠物的目的都不完全相同,有人养狗是为了让狗看门,有人则是把宠物当成家人,他本身属于后者。

若他的宠物离世,他希望能让宠物有尊严地走完最后一程。

他披露,一些顾客在他替宠物办完“身后事”后,心里会觉得比较坦然。

“在处理宠物的‘身后事’时,我会小心翼翼,把宠物当人一般,轻轻抱入棺木内,再为宠物穿上衣服,之后为牠们盖上被单,再把宠物生前的玩具一起放入棺木中。”

毛髮塞瓶留念

“宠物的一生只有你,你的一生却会有很多宠物,因此,宠物主应让宠物有尊严地离开。”

郭廷钦说,一些顾客会让宠物先入棺,第二天才焚化。若顾客把宠物交由其公司处理,工作人员会剪下宠物的一些毛髮,放进小瓶让顾客留作纪念。

“也有顾客要求把宠物的骨灰灌入水晶或钻石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