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F普生活 >漫谈日本美学-物之哀 >

漫谈日本美学-物之哀

物之哀(物の哀れ)

 漫谈日本美学-物之哀

秋天,一只死去的蝴蝶。 Polaroid 670S  by Ming CHAN

 

物之哀基本上是日本美学的重心。这个哀并非哀伤,而是「人的各种情感」。领会到世间万物的千姿百态,把这些细微的情绪和无名感伤放到心裹来体会,这种人在宇宙间的感触,便是物哀。艺术以外,物哀美学也在生活、历史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只有明了日本人对物哀「美」的理解,才可以透彻地打开日系的大门。

 

欧阳修在《秋声赋》中写道:「其所以摧败零落者,乃其一气之余烈。」「百忧感其心,万物劳其形。」江淹《别赋》亦说:「见红兰之受露,望青楸之离霜。巡曾楹而空掩,抚锦幕而虚凉。自然中包括了人间百态,其中固然有喜,却也免不了有哀,而这些发自内心的体悟,大抵就是物哀。

 

川端康成在《雪国》的结尾这样写道:「 银河哗的一声,向岛村的心坎上倾泻了下来。」无论是驹子还是叶子,在岛村或是川端康成心中都并非只是普通的女人,她们代表着美好之物。很多人没有读懂雪国,原因大概在此,他们以为《雪国》讲的只是简单的儿女情长,实际并不是,川端康成是在泣诉着美好事物如银河般流逝而尽,泣诉着生命中诸多的徒劳无功。这也是物哀。

 漫谈日本美学-物之哀

 Polaroid 670M  by Ming CHAN

 

「知ってる? 桜の花びらが落ちるスピード、秒速5センチメートルだって」,出自新海诚的《秒速五厘米》。樱花花期不到一周,花期过后便会凋零,影片中的男女主贵树与明里亦是如此,起初他们的爱情如同盛开的樱花,花瓣满树,美好时光仿若梦境。但最终梦境却被风吹散,空余零落的花瓣和满地的落红。贵树、明里同樱花一样,被命运吹散,在人潮中不复相遇,这种错过既是爱情的悲剧,也是人生中的物哀。

物哀是情感,并不是单指哀伤的意思,其中包含着讚赏、亲爱、喜爱、可怜、共鸣、同情、悲伤、怜悯、壮美、感动、失望等诸多情绪。简单来说便是写尽人生世象,人间世情。 一种从心直接发出,生命的声音,就是「哀」。我们可以赋予万事万物所无法表达的情感。当我爱怜那些被河水沖刷的石头,我就和石头有了关係。

 漫谈日本美学-物之哀

漫谈日本美学-物之哀

Polaroid 670S  by Ming CHAN

 

「物哀」可分为三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对人的感动,以男女恋情的哀感最为突出,

第二个层次是对世相的感动,贯穿在对人情世态的咏歎上。

第三个层次是对自然物的感动,尤其是季节带来的无常感,即对自然美的动心。

 

日本人崇尚「短暂之极美」胜于「耐久的平庸」。  

 

日本人喜悲,甚至将死亡当做最美好的艺术表达形式,在不理解日本美学的人们看来,无非是卖弄矫情,多愁善感罢了,然而若深究下去将会有不同感受。

 

可能是因为在狭小的国土上频繁地发生灾难,再美好的事物在这裹只不过是一剎那间的美,使日本人逐渐的拥有起了多愁善感的性格,对一切的美好事物产生患得患失的心理。

 

喜欢樱花的日本人是很难同时爱上象徵西方文明浪漫的玫瑰,你知道为何吗?

在日本古代神话《古事记》中有一则故事,迩迩艺神一日遇见一名叫木花之佐久夜毗卖(意指樱花盛开)的少女,一见锺情,便向少女的父亲大山津见神提亲。大山津见神心中大为欢喜,决定将两个女儿一起嫁给他,无奈少女的姊姊相貌丑陋,迩迩艺神看了极为害怕,赶忙将大女儿送回娘家。大山津见神看到长女被送回家,视为奇耻大辱,忿忿地说,我之所以把两个女儿一起嫁给你,是因为你有了长女,寿命将有如磐石一般坚硬,有了次女,你的生活将有如樱花盛开,充满幸福和美满。现在你把长女送回来,你的寿命将有如樱花盛开之后转瞬就消逝一般的脆弱。但是迩迩艺神还是不肯把长女接回,宁可接受短暂即逝的唯美生活,也不愿接受丑陋不堪的长生不老。

 

樱花很美,但花期亦短,盛放过后便随风而逝,毫不绻恋;玫瑰也很美,但凋零之际总是先牺牲枝叶,最后才放弃美艳的花蕾。你可以看到生命的局限和衰败,但这些只是让她的美昇华而已。

 

 漫谈日本美学-物之哀

漫谈日本美学-物之哀

漫谈日本美学-物之哀

漫谈日本美学-物之哀

Polaroid 670S

诚 (まこと)

 

物哀是以「心灵感悟」为美,她同时追求真实之美。比如说日本人特别喜欢白色,认为雪、月、花都是真实且纯洁的白。这些都是一种「真」的纯粹。而雪的不洁、月的班点与樱花染红,其实是「人」对无垢之白的玷污而失去的真实。有一个大家看能听过的故事:

 

樱花之所以变红是因为樱花树下埋藏了人的尸体,花瓣吸人之血而变红。当然,神话总是太过夸张,但这些也诉说了「诚」作为一种审美价值如何影响着日本人。

 漫谈日本美学-物之哀

Polaroid 670M  by Ming CHAN

漫谈日本美学-物之哀

Polaroid 670M  by Ming CHAN

 

1950年代初,佔据日本摄影主导地位的是土门拳倡导的写实主义摄影运动,为日本战后摄影带来巨大的转变。在1950年代前半叶,写实主义摄影运动得到了业余摄影家们的热捧,争相拍摄以社会现实为主题的摄影作品,并在摄影杂誌上展开激烈的争论。然而,这个摄影运动中却孕育了各种各样的矛盾。

 

譬如,大多数摄影者互相模仿,纷纷将视线投向伤残军人、流浪汉、流浪儿、混血儿等群体,原本追求「照相机与主题的直接关联」、「绝不加以摆布」、「将照相机带入到新的精神与社会大众的生活趣味中去」的写实主义摄影,变成了主题先行的「题材主义」,导致写实主义摄影一度被称为「乞丐摄影」,关心社会题材的写实主义摄影逐渐变成了毫无思想感情的形式化的作品。与现在大部份年青摄影师对日系的追求简单地定义为「高光、过曝、蓝调的底片味道」颇为相似,变得只有「形」,没有得其「神」的作品。

 

大家都认识荒木经惟吧?1971年,他自费出版了以自己的新婚旅行为主题的摄影集《感伤之旅》,拉开了「私写真」创作的序幕。在序言中,荒木经惟写道:「只不过碰巧赶上了一个时尚摄影泛滥成灾的时代,其中所出现的脸、裸体、私生活以及风景全部都是谎言,这让我实在无法忍受。我的这些照片与那些谎言照片可不一样。诚如他自己所言,他的出发点就是「真实」,同时,他所抱持的摄影理念也是「摄影就是複製」,反对人为地将「意义」强加于照片之中。

漫谈日本美学-物之哀 

Polaroid 670M  by Ming CHAN

 

 

在某种意义来说,1970年代兴起「私写真」,就是现代日系原本的模样-反对形式化、摆拍而成的沙龙式摄影,投向生活中不起眼的「真实美」。

关于物哀美学,可以写的东西很多。然而,对于普遍习惯了西方审美-「无可挑剔的曝光和构图、夺目迷人的色彩、气势磅礡的大景」的港台摄影爱好者而言,充满缺陷和不足的「物之哀」审美观不易入口。对于强调「技术主义」的人们来说,亦很难同意这种「顺手拈来」的随性美。但是,如果你喜欢「日系」的摄影美学,「物之哀」却是必修的学分,没有之一。

漫谈日本美学-物之哀

漫谈日本美学-物之哀

Polaroid 670M  by Ming CHAN

 

以梁文道在《一千零一夜•源氏物语》裹对物哀的解读来作结:「(物之哀)是美,是生灭,是局限,更是昇华。」

 

 感谢浏览。

 

参考文献:

    随意窝:真实到物哀:日本心灵(一)(blog.xuite.net/)壹读:日本摄影史:私摄影的起源 (https://read01.com/)yanswa:如何看待日本文化中的物哀之美?(http://yanswa.com/q/801168342/)宋国诚:孤行的雪鹤 ─川端康成的爱与死(http://www3.nccu.edu.tw/)

 

 

 

本文作者的着作:《东京风景》 正在港台各大书店售卖,如果各位对日本美学有兴趣,恳请密切留意明年3月尖端出版的新书《幸福照相馆》。 

漫谈日本美学-物之哀

Find more on : 幸福照相馆 - https://www.facebook.com/everyphototellsourstory/

Instagram:      Littlered_hk -  https://www.instagram.com/littlered_hk/

相关推荐